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子夜鸮_ 57.随行-

时间:2021-02-23 14:0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颜凉雨小说子夜鸮 57.随行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幽蓝色的夜空下, 穿校服的少年, 呆立在一片死寂的医院大门口。他脸上泪痕未干,似乎上一秒还哭着, 可现在, 未知的恐惧,正一点点侵蚀着他的心。

    哭得太累, 精神恍惚,以至于出现了幻觉?

    跟在吴笙身后,走着走着, 体力不支,晕了,于是开始做梦?

    他试图给这惊悚异像,一个合理解释,却都没办法说服自己。

    他也冷静不下来, 去深入分析这些, 他就想回学校, 想见到熟悉的一切。

    “吴笙……”他轻喊了一声,带着最后一丝期待。

    无人回应。

    陌生的夜空底下, 只有这座医院, 他,和树影深处的窸窸窣窣。

    那窸窣声有些诡异, 不像鸟叫虫鸣, 也不像风吹树叶, 倒像某种小动物, 在阴影深处窜。

    路的尽头,一辆汽车正缓缓开来。

    徐望听见声音,本能回头。

    月色下的马路,行驶中的汽车没开晃眼的车灯,反而让车身隐约可见。

    一辆五颜六色的出租车。

    徐望还从没见过这么花哨的出租车,像被人用各色颜料泼了个遍,艳红,明黄,碧蓝,翠绿,亮紫,斑斓色彩在车身上纵横交错,乍看乱花眼,看久了,又有一种奇异的和谐与活泼。

    唯一能确定它出租车身份的,是车顶灯上的“TAXI”。

    一瞬的视觉冲击后,便是接踵而来的慌乱。

    躲起来?还是呼救?车上是好人?还是坏人?

    无数个念头,在徐望心中同时涌起,却又难以抉择。

    这一犹豫,车已到了医院门前。

    然而司机却完全没有刹车的意思!

    徐望浑身一激灵,连忙往旁边躲,结果动作太猛,脚下一绊,整个人直接朝路边扑了过去。

    万幸,这一扑,倒让开了路。

    汽车徐徐而过,开进医院大门,就像根本没看见,曾有这么个挡路者。

    徐望狼狈爬起来,狂跳的心快蹦出胸膛。和死神擦肩的极度恐惧,反倒把先前置身陌生之地的恐惧,冲得不成形状。

    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的车,进院之后,却停下了,停在了一块立板旁。

    车上下来三个男人,背着包,来到立板面前,像在研究什么。

    很快,其中一个男人低沉开口:“感染科楼。”

    另外两个人“嗯”了声,显然并无异议。

    像是听见他们已达成一致,出租车里飘出第四人声音,催促:“上车。”

    三人立刻转身,回归出租车。

    眼看他们要走,徐望急了,豁出去,怯怯地喊了声:“你好——”

    一人已经灵巧进了车后座,另外两人也在弯腰进车门,没人对他的呼唤有反应。

    徐望一怔,直接从树后面跑出来,朝对方喊了第二遍,更大声:“你好——”

    这回就是隔着几十米,也该听见了。

    然而还是没有。

    他们,看不见,也听不见他?

    突如其来的恐慌,让徐望手脚冰凉。

    他再管不了那么多,几个箭步冲到彩色出租车后面,用力一拍后备箱盖!

    “咣——”

    脆弱的后备箱盖,在重击下,发出巨大声响。

    徐望手都拍麻了。

    唯一还没上车的人,身形一顿,目光警惕起来。

    徐望大喜,立刻又“咣咣”拍了两下后备箱盖。

    可那人毫无反应,仍防备地四下环顾。

    徐望直接绕到车旁,用力一拍他的后背!

    手,拍了个空。

    确切地说,从对方身体里,穿过去了。

    徐望愣住,不可置信地又试了几次,自己的手真的就像幽灵一样,根本碰不到对方身体。

    可他明明拍得到车啊!

    徐望要疯了,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他们看见他,听见他,知道他的存在!

    忽然有风,从背后袭来。

    徐望条件反射地回头,一个满脸污血的“人”朝他冲过来!

    徐望吓傻了,别说反应,连尖叫都堵在了嗓子眼里!

    “砰——”地一声,他和“血人”撞了个实实在在。

    失去平衡的他,穿过那唯一没上车的人的身体,扑倒在地,摔得生疼。

    然而“血人”没有一起扑下来,他撞在了那人身上。

    那人仿佛等的就是这一刻,抬手“扑”“扑”两下,“血人”便从他身上滑了下去,瘫倒在地。

    徐望忽然明白过来,他刚刚的警惕不是因为自己拍车,而是因为听见了“血人”靠近的动静。

    “怎么了?”见杀掉“血人”的男人不上车,出租车里传来询问,“有问题?”

    男人盯着地上的“尸体”,喃喃自语:“丧尸扑过来的时候,好像撞着了什么东西……”

    丧尸两个字,让徐望心里一颤。

    车内人没听清:“什么?”

    “没事。”男人摇摇头,坐进车里。

    出租车重新发动,继续前行,逐渐消失在医院楼群的深处。

    徐望低头,第一次真真切切看清了“血人”。

    “死不瞑目”的尸体,满脸狰狞,大张的眼睛里,没有黑色眼瞳,只一片蒙着淡红的白。

    他站在原地,浑身僵硬。

    只在电视里见过的丧尸,成真了。

    猛地一阵反胃,他扶着立板弯下腰,干呕起来。

    这一刻,他忽然很庆幸,午饭之后再没吃任何东西。

    陌生的地方,看不见、听不见他的人,幽灵般的自己,凶残的丧尸……被吴笙推开的时候,他以为这一天不可能更糟了。

    现在,他宁愿让吴笙再推自己一次。

    至少,他还能拉他起来。

    “嗷——”

    医院深处,不知哪栋楼,隐约传来凄厉嚎叫。

    不甚清晰的嘶哑嚎叫,却扯得人头皮发麻。

    同一时间,四周的窸窣声更响,没等徐望反应过来,无数黑影竟如平地冒出来般,鬼魅而出,潮水一样,向着嚎叫传来的方向狂奔!

    徐望躲闪不及,被好几个擦肩而过的丧尸撞得踉跄!

    但是撞归撞,那些丧尸连一眼都不多看他,仿佛撞的只是一堵透明墙,撞完继续跑就好了。

    持续不断的冲撞,让恐惧感变得麻木,淡薄,与之相对,诡异感却愈发浓重。

    随着尸群跑远,夜,重新安静下来。

    徐望抬头,第一次,认真看立板,那是医院的平面图,从门诊,到急诊,到专科楼和住院部,一目了然。

    感染科楼。

    徐望认真记住它的位置,转身,也朝医院深处,快步而去。

    丧尸属于这个诡异世界,但那四个人,无论从样貌还是说话,都与常人无异。

    跟上他们——徐望直觉,这是自己回家的唯一希望。

    ……

    感染科楼,一层。

    密密麻麻的丧尸,几乎挤满大半个走廊,他们一往无前地狂奔,就像被摘了蜂巢的蜂群,穷凶极恶地追逐着,罪魁祸首。

    “我都说了别动他——”

    “他扑过来了难道我还温柔接着吗——”

    “现在怎么办?!”

    “找地方躲啊——”

    徐望一进楼,看见的就是这壮观景象。

    没了出租车遮挡的四人,慌不择路地往前逃,愤怒的丧尸大军,在后面山呼海啸般地追。

    他正好站在走廊仅剩的、四分之一段空荡处,逃命的四人迎面而来,他毫不费劲混入其中,和他们一起跑。

    终于在即将穷途末路之际,四人寻到一处杂物间,仓皇躲入。

    徐望也同他们一起冲进去,生怕慢了,被关在门外——赶过来这一路上,他已经无数次验证过了,他不能穿墙,不能过门,不能飞天遁地,明确地说,除了眼前的四个人,可以任他随意穿过之外,这个诡异世界里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实体,即便丧尸对他没有反应,他们之间还是会相撞,阻挡。

    “柜子快点——”

    他们想用杂物柜挡门,于是两个人抵门,两个人去推柜子。奈何柜子很重,两个人连推带搬,弄得柜子东倒西歪,里面的杂物噼里啪啦往下掉。

    徐望左闪右躲,还是让一个东西,不偏不倚,正砸在脑袋上。

    好在那东西不太重,砸完他,落到地上,卷轴骨碌碌向前滚,摊开全貌。

    一面锦旗。

    红绒底,明黄色的两列字——悬壶济世医苍生,妙手回春解疾疼。

    “火焰山还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龙王庙。”

    “确定?”

    “发水了还能游,着火了怎么跑!”

    电光石火间,那四人似已做了什么决定。

    其中一个人抬起手臂,坚定点了下去。

    徐望想凑过去看看他手臂上有什么东西,刚动一步,就听见了水声。

    水?

    转眼间,那四人已悉数上了窗台,牢牢抓着窗把手,如临大敌。

    徐望心里一紧,连忙也跟着跳上去,和其中一个人抓住了同样的把手。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明明他和对方可以抓住同一个东西,却像重叠在两个不同空间。

    洪水冲开了杂物室大门,泡了他们十几秒,又慢慢退去,大约两分钟,彻底退了干净。

    四人跳下窗台,探头出去瞭望,末了一片惊讶。

    “都没了?”

    “别是这一层丧尸都怕水吧……”

    聊没两句,四人便敏捷而出,徐望连忙跟上,随他们,上了二楼。

    二楼只有一个丧尸,来回走动,像护着中间楼梯似的。

    四人商量之后,其中一个,再次点了胳膊。

    这回徐望看清楚了,他胳膊上是一个猫头鹰的图案,点开之后还有选项,十分神奇。

    随着再次点击,一个竹蜻蜓飞入二楼走廊。推着车的女护士停下脚步,走近竹蜻蜓,歪头欣赏,四人趁机从她身后,上了三楼。

    三楼和一二楼一样,仍是许多间办公室,分布在走廊两侧,四人言语间,似要找什么防疫研究室。徐望听不懂,但越看,越觉得他们像在玩一个真人游戏,抵达指定地点,完成对应任务,还有道具可以使用。

    可他们的表情,又认真得可怕,仿佛这是一场生死战。

    最终,他们圈定了两间“可疑办公室”,两个都是厚厚铁门,门口都有红色按铃。

    “50%概率。”

    “选对,我们交卷,选错,我们回家。”

    “抛硬币?”

    “别急,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三人不解地看向最后发言者,徐望也凑到他身边,就见他抬起胳膊,点掉文具盒里一个图标——

    顷刻间,四人面前出现一只三花小奶猫,目测也就两个月大,小脸白净,黑色和橘色均匀分布在额头,像两片小刘海,眼睛一个蓝,一个绿,美极了。

    徐望情不自禁想伸手摸摸它,刚碰到耳朵,小奶猫就敏捷转身,一溜烟,钻进了二选一的其中一个铁门。

    那铁门密不透风,根本没一丝缝隙,可三花小奶猫就这样穿过去了!

    不消一分钟,小三花返回,小爪子在地上啪啪拍了好几下,拍出一堆灰突突的爪印。

    四人聚到一起,研究得全神贯注,仿佛一个科研攻关小组。

    最后,还是那个使用者先放弃,闭上眼,再次冥想。

    灵魂画手小三花,立刻尾巴一晃,又钻进了另外一个铁门。

    这一次它回来的更快,顶多十几秒,而且连灵魂画作都没了,就歪头,一眨不眨地看四个人,小模样又美又萌。

    四人一喵对视半晌,使用者心领神会:“第一个办公室。”

    另外三人,不是很有底:“你确定看出来了?”

    “不用看它画了什么,就看它画了哪个。”使用者说,“第一间办公室里有东西,所以它可以画出看到的内部图,第二间里面什么都没有,可能第二间办公室就不存在,所以它才什么都没画。”

    三人恍然大悟。

    小三花似乎看出难题解决了,歪头轻轻蹭了下使用者的腿,撒娇讨奖励似的。

    可惜它太小了,动作又轻,使用者毫无察觉,已和伙伴一同起身,大步来到第一间办公室前,按下红色按钮。

    铁门应声而开。

    四人立刻进入,小三花耷拉下脑袋,乖巧跟上。

    徐望自然也跟了进去。

    这就是四人要找的防疫研究室,里面一位老医生,一位年轻的男医生,见他们到来,眼圈泛红。

    研究室里还有许多设备,摆放的位置,和小三花先前拍的那些爪印,倒十分吻合。

    四人拿出金属箱,交给老医生。

    听完双方对话,徐望才清楚,原来他们是在护送疫苗。

    变故就在这时发生。

    年轻男医生,忽然扑倒了距离最近的一个人。

    另外三人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立刻加入战斗。

    然而四人合力,竟制不住那男医生!

    “操,这他妈是丧尸王啊——”

    不知谁喊了这么一句,男医生忽然一个用力,掀开身上所有人,并以闪电般速度抓住距离最近的一个,一口咬上了对方胳膊!

    几分钟后,被咬者感染发狂。

    徐望大脑一片空白,忽然分不清,这是现实,是虚幻,是游戏,还是厮杀。

    战斗,以丧尸王的胜利告终。

    四人队伍里,只剩下两人,一个被咬胳膊成了丧尸的,一个小三花的使用者,成功逃出研究室。

    另外两个,徐望眼睁睁看着丧尸王咬上他们的脖子,然后一闪,他们就凭空消失了。

    徐望脑袋已经彻底乱了,可铁门忽然又被人打开,进来全然陌生的四个人。

    他们一进来,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体力消耗大半的丧尸王,和被咬了胳膊的感染者。

    徐望就站在战场中央,可除了被丧尸王时不时撞两下,再无其他。

    新来的四人,同样看不见、听不着、摸不到他。

    徐望心灰意冷,不经意间,看到角落里的小三花。

    它的使用者已经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它似乎没跟上,缩在角落里,怯生生看着防疫室内的一切,像个无家可归的小流浪,再无先前拍爪印时的元气满满。

    徐望走过去,轻轻把它抱到怀里。

    小三花猛地抬起脑袋,警惕地左右看,似在寻找突然腾空的原因。

    它和那些丧尸一样,能碰到徐望,却看不见他。

    徐望抬手,轻轻挠它额头。

    小三花先是害怕得抖了一下,接着似乎感觉到了善意和舒服,慢慢放松下来,在看不见的怀抱里窝着,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随着新来四人将自己的金属箱交给老医生,先前的疫苗已经没人关心。

    老医生将后来者的疫苗取出,放进设备。

    机器灯亮起,徐望清晰地听见了一个声音——

    【鸮:恭喜过关,3/23顺利交卷!亲,明天见哟~~】

    声音落下,新来四人消失。

    防疫研究室里,只剩下老医生,徐望,还有他怀里的小三花。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静得有些冷。

    徐望抱紧三花,一时茫然。

    老医生对此,好像已经司空见惯,他先是把第一组人带来的金属箱,丢进垃圾桶,然后关掉运行中的设备,打开机器,将刚才放进去的疫苗取出,同样,扔进垃圾桶。

    徐望震惊地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那不是疫苗吗?不是这个城市的希望吗?

    先前那个闪着泪光说感谢你们带来希望的老医生,和眼前这个扔掉疫苗,若无其事擦实验台的老医生,是一个人?

    是的,一个人。

    这才是最可怕的。

    徐望觉得这一晚上的所见所闻,都没有这一刻来得惊悚。

    【鸮:你……是谁……】

    凉气浸透四肢百骸时,徐望听见了耳内,断断续续的声音。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